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

4.沽空感情,或许隐痛一生

时间:2019-07-09 21:30   编辑:本站

4.沽空感情,或许隐痛一生

  *善良暗示我们,应该如何幸福生活*  追昔抚今,我倒是一直很想追问我们的祖先,为何发明了火药之后,从未大力发展火器,反而致力于璀璨烟花?  也许因为在相对安全的前提下,我们更加热爱和平,或许也正因如此,朱元璋开国之初,在确立宗藩制度和朝贡体系的同时,誓言对日本,朝鲜等15永不征伐。

  试想如果万里之外的欧洲人也能同时放弃发展火器,把技术用于造福苍生,那么人类是何等高明?  只可惜中世纪之末,困城君士坦丁堡无力抵抗乌尔班巨炮,支离破碎的欧洲无力拼杀奥斯曼土耳其快马弯刀。 饥寒交迫,内斗频频,走投无路的欧洲人最后用自己的智慧释放了一个越长越大的魔鬼-------高效杀人武器。   不幸之中的万幸,武器纵然能大规模杀戮肉体,毕竟尚且无法屠尽美德。

  有鉴于此,哪怕看似文明难挡野蛮,善良不敌邪恶,远见淹没于短视,智慧未必战胜愚蠢,就像爱因斯坦与街头流氓打架,胜负可知。 然而无论一时输赢,无论历经多少血雨腥风,人们始终向往扬善除恶,这也证明了向善的愿望,远远大于邪恶的蠢蠢欲动,否则人类这个太过智慧的物种,就会因为相互作恶,而万劫不复,涂炭生灵。   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人性就是复杂,常人没有绝对善恶之分。

好或坏只是一个范围,或者说我们再坏也坏不过四人帮;再好,也好不过雷锋。 而在这个可能范围中,善恶既是本性,更是选择。 也正因如此,如果把自己定义为好人,我们就越来越善良,而明辨是非的善良也恰恰正是幸福指引与安全屏障。

  其深刻原因在于,善恶有报不是迷信,而是真理。

  具体而言,善恶有报未必外在显现,但注定长留于心。

那正如心理学家所说,每个人的潜意识中都有记录自己善恶行为的心理奖惩清单。

做恶之后,即便在意识层面了无痕迹,可是在潜意识中的不良记录,却依然如同延迟发作的慢性毒药,催生难以释怀的内疚与煎熬。   例如伟大的培根,只为了一点私利就出卖了自己的大恩人,埃塞克斯伯爵,后者最终因此被斩首。 培根后来在《友谊论》也生动的刻画了如他一样的”荣耀”:“世上有些人他们的生活永远是在舞台上度过一样,这种生活对别人是掩饰起来的,唯有自己可以明了,然而永远掩饰是痛苦的,而一个只顾荣华不顾天性的人可算是一个十足的奴才。 。

。 。

。 。 。

。

。

。 。

”  或许我们可以说,发人深省是背弃良知的人能做下的唯一好事。   因为哪怕良心泯灭终能换来一座冰山,但那永远都不是幸福之巅,反而往往至少在心理上,消融崩塌于转瞬之间。

  不过读到这里,也许我们依然将信将疑,因为不少坑蒙拐骗的家伙至少目前看起来非常不错。

其实这即是长久的诱惑,也会终酿大错。

这也恰恰更需要“克己向善”艰难抗拒,因为趋近恶念,不当获利,就如同在火山口烤地瓜。 只图利益,置安危不顾,也好似为了金银岛的传说,在暗夜中登上漏水的危船。   因为尽管底线越低,越有获利空间,但是人更有可能继续沦落于更低的底线,直至坠入谷底。 。

。 。

。

  因为尽管在那样的谷底,善良不能,有钱就能使鬼推磨,但是能给我们推磨的鬼,也能为了更多的钱,把我们推到磨盘下磨成粉末。

更为可怕的是也许我们心中都住着魔鬼,一旦经不住诱惑,就会妄想用共同的幸福做抵押,疯狂竞标美味绝伦的慢性毒药,  所幸总还有底线拉住我们心中的狂魔,这就是良知。

而如若斩断底线,任凭利益的野马,拖拽着我们狂奔于功利角斗场,那么我们也就切实感受到了萨特借笔下人物之口说出的惊人之语,“他人即地狱”。

  其实外部世界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这即取决于整个社会文化,也取决于我们自己。 因为社会环境决定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距离,而善良与否者标定了幸福的纯度与心灵的坐标位置。   言而总之,在这个利益熏心的社会上,尽管持久向善如此艰难,但无须过于失望。 亲情,爱情,友情,就是善意奔涌的源泉;尽管向善无法让我们成为星云大师,特蕾萨修女,但一定使得我们问心无愧,舒坦从容;尽管向善未必注定事事如意,马到功成,但也至少可以随时敲响警钟,让恶意悬崖勒马,不至于滋生抱憾终生的恶行;尽管向善也未必能保佑一生平安,彻底根除恶缘,但至少可以画一条底线,让恶行回头是岸,不至于演变成无法挽回的恶贯满盈。   总而言之,仰望天穹,回眸苍生,顺风顺水之时,向善带默默累积的淡淡幸福;遭逢逆流之际,积德也最大程度的避免了自身与他人的不幸。

其深刻原因在于历经数万年社会选择,以明辨是非为前提,善良不只是人性硕果,其实更是进化而来的无形智慧。

因为作为亘古不变的潜流,心底的善良总是或多或少的暗示,我们到底应该如何面对种种诱惑,抉择幸福生活。

  当然暗示并不足以给出明确答案,更多人生技巧就在下章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