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

第八十四章 不识凌云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2 15:01   编辑:本站

第八十四章 不识凌云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程员外对于忘斋先生趋步上前,长揖至地,真是毕恭毕敬。 这是晚生后辈对师长执礼,虽程员外原来不是老者的弟子,但是心底却是如弟子一般恭敬。

忘斋先生差点还以为是碰到弟子了,正要说话。 一旁忘斋先生的儿子徐第,已是听了管家介绍,连忙道:“爹,这位是城内程记绸庒的程员外,也算是孩儿生意上的朋友。 ”忘斋先生的儿子徐第,不爱读书,无心于功名,却十分热衷于做生意。

他通过父亲门生弟子的门路,随便作了点生意,已是省城里有名的大商人了。

与程员外相较,两者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虽不是自己弟子,还听说是个商人,但忘斋先生也没有任何轻慢,回礼笑呵呵地道:“幸会,幸会。 ”程员外知对方的身份,与自己打招呼虽不过出于礼数,但是仍是十分高兴当下对儿子道:“还不上前行大礼,拜见忘斋先生,能结识这样的大儒,是你三生有幸。 ”程公子应了一声,有几分局促不安,上前走了几步,正要跪下磕头,却发现对方的目光却丝毫没在自己身上。

忘斋先生拄着拐杖上前几步,绕过了程公子,语气诚恳地道:“这位小友莫非是延潮公子吗?”程公子一扯长袍下摆,避开了被看人看穿自己跪下磕头的尴尬,却见的忘斋先生热切地与林延潮说话,不由心底想到这是怎么回事。 林延潮听方才程员外提忘斋先生时,就知来人是谁了,当下也是恭敬地行礼道:“拜见老前辈。 本该亲自去府上拜会的,没想到您却亲自来的。

”“哪里,是老朽迫不及待想见见你。

”忘斋先生笑容灿然地道。

“两位能来寒舍,实是蓬荜生辉,只是林某与二位素不相识。

”林高著知来人不凡,但也未料想到自己认识过这等人物,平日他打交道不是胥吏,就是下属,要么就是渔民,这等有文化的人,他是从未有过来往。

眼下见对方与林延潮说话,心想延潮怎么会有这么大面子,会请到这等人物。

忘斋先生笑着道:“还请官人恕罪,老朽没有事先通报,作了不速之客。 老朽自号忘斋,家居城南,平日以教书为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书匠罢了。 ”忘斋先生不欲自持身份,乃是谦抑。 林高著,大伯等人却依然云里雾里。 林高著只能道:“久仰,久仰。 ”徐第笑着道:“家父教书三十年,称一声名儒也不为过,我是他长子,这一次来府上,一是贺年,二来是谢过贵府延潮公子对犬子的救命之恩。 ”众人一阵恍然,程员外,程公子唰唰地目光都是看向林延潮心道,原来如此,这小子竟这么好运气,救下了忘斋先生的孙儿。

弄清楚缘由,林高著当下十分高兴,请他们入家里,不,是林府入座。

徐第刚坐下,即是对林延潮道:“贵公子真是青年才俊,洪塘乡自前兵部尚书后,又出一乡贤。 ”程公子心底不舒服,一介寒门书生也配称什么乡贤。

众人又说笑几句。

徐第命下人,取了一盘银子道:“我是生意人,只知黄白之物,难免俗套了些,但礼俗情不俗,这里是一百两银子,具贺礼之礼,不成敬意。

”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林家众人差一点合不拢嘴巴。 程员外,程公子差点拿起袖子遮脸,这是什么事啊,自己拿个五十两银子在林家面前得瑟了半天,但知徐家一出场,随随便便就是一百两银子送了出去。

程公子恨不得打自己嘴巴。 林高著连忙推却道:“这怎么好意思?”忘斋先生道:“若非延潮公子对我孙儿救命之恩,他此刻早已是没命了,我徐家三代单传,延潮公子对我们徐家有再造之恩。

这礼是俗了点,但我等凡夫俗子,只有俗物,其他的你们就更看不上眼了。

”见徐家其意如此之诚,当下林家也是不好意思笑纳。 见了林家受了礼。

当下众人就笑着攀谈起来,林高著也是盛情留众人吃饭,并请了乡里煮村宴的大厨来。

程员外和程公子现在在那,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待听到林高著也挽留他们,程家父子感觉脸都快丢光了。

下面的宴席,林家众人各个满面红光,扬眉吐气。 忘斋先生与林高著作了主客主位,其余人依次而坐。

程家父子闷气吃饭,倒不是受了冷落。 徐第是场面上人,与程家父子不时聊上两句,令他们感觉不出受到冷落又不会显得过于亲热。 但是这敬重完全是因为林家的关系,而不是看在绸缎庄掌柜的份上。 特别是徐第探问程家父子与林家关系时,林延潮如实说是自己未来的岳丈后。

徐第对二人更是亲热三分,还出面介绍了一桩生意给程家绸缎庄,这生意利润又远远超过了那五十两银子之数。 这让程家父子二人对林延潮,更是无颜以对。 忘斋先生倒是兴致很高,频频与林高著对饮,还问林延潮几句学业,待得知林延潮选尚书为本经时,十分高兴。

他本是闽中数一数二治尚书的名家,当下在席上考校了林延潮几句。 这考校并不是很难,多是试探下林延潮的根基如何。 林延潮一一对答。

忘斋先生很满意地称许道:“小友你这位经师治学功底很深啊,本来老夫还想让你从吾治尚书的,却是贻笑大方了。 ”林延潮笑着道:“忘斋先生有气量才是,没有问得太深,否则换了气量狭隘的,非要分出高下,晚生从老师那学来的学问就不够用了。

”众人都是称笑,忘斋先生笑着道:“学问高就是高,低就是低,又岂是与其他人辩难就能分出高下的,自己学得怎么样,自己知道,好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林延潮听了当下道:“晚生受教了。 ”忘斋先生抚须微笑对林高著道:“你这孙儿,将来不简单啊,前程不是我可以预料的。 ”听大儒这么夸林延潮,程家父子都是露出震惊的神情。

忘斋先生为人他们是知道的,治学严谨,从不虚言,因此受到士林敬仰。 而林浅浅在屋内,听到林延潮这么被重视,更是心底如同抹了蜜一般甜蜜,这是妻子的小骄傲。 程公子当下忍不住了道:“徐前辈谬赞了,我这位……嗯,将来的妹夫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徐第还未程公子是替林延潮谦虚,开口道:“延潮公子之才,岂止于此,当初犬子这桩是铁案啊,我抚台衙门,三司衙门那都是求告过了,他们都与我说,此事关联甚大没有办法,若是强判,恐怕也要惹来士林舆论。

”“当时我都要以为我孙儿命没了,哪知延潮公子一句燕可伐与,谁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我素爱不爱读书,但今天才知读书真有妙处。

只能佩服一声。 ”这回不仅程家两父子更是无言以对,就是林家的人,看向林延潮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宴席过半,徐家父子离席,程立本缓缓斟了杯酒对林延潮道:“世侄,伯父不识凌云木,目光短浅了,这杯酒向你赔罪了,不要放到心底去。 ”说完程立本一饮而尽,在下首程公子倒是脸色难看,自己父亲竟是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低头了。 自己这位未来岳父,不简单啊。

林延潮当下也是举杯道:“伯父言重了,大家早晚都是一家人,哪里有赔罪不赔罪之说,我不敢说将来会大富大贵,但绝对不会负了浅浅,谨满饮此酒,以表心迹。

”当下林延潮也是一饮而尽,程员外看了一眼坐在林延潮一旁的女儿,缓缓地点了点头。 而程公子气度不如其父,放不下面子,但在父亲的眼神授意下,只能向林延潮低头敬酒。 这一场酒宴自是尽欢,程立本自是不好意思再向林家提让浅浅回家之事。

临别之际,程立本从袖子里取出一锦帕,拿出一个碧玉镯子,给林浅浅戴上,看来一会突感叹道:“这手镯是你娘打给你的,将来出嫁那天戴的,本来是算着尺寸打的,没想到还是大一点。 ”林浅浅将手镯戴上点点头道:“爹,我正缺一个手镯,再长大一点就会戴上的。 ”“嗯。

女儿大了,总是要离开家的,爹也没其他说的了,记得明年过年与延潮一起来府上看望你爹。

”程员外看了看林浅浅,又看了看林延潮。 “好。 ”林延潮和林浅浅一并言道。

当下程立本与程公子一并坐上了马车,当下车夫一抖缰绳,马车驶离,林延潮与林浅浅一并目送着他们。

陡然林浅浅从林延潮身旁奔出,噗通跪在村里的土路中央,对马车喊道:“爹,女儿不孝!”说着林浅浅脸上眼泪簌簌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