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戴叔伦《除夜宿石头驿》翻译赏析

时间:2019-07-09 11:50   编辑:本站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戴叔伦《除夜宿石头驿》翻译赏析

  《除夜宿石头驿》是唐代人戴叔伦除夕夜晚远离家乡亲人独宿逆旅时创作的感慨自身遭际的诗作。 此诗开篇把自己滞迹他乡的寂寞苦涩写得十分深刻,结尾处又给人一种以沉重的压抑感。 全诗写出了沉思追忆和忆后重又回到现实时的自我嘲笑,蕴含着无穷的悲怆感慨和不尽的凄苦况味,写情切挚,寄慨深远。

  除夜宿石头驿  戴叔伦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注释:  ⑴《全》题下注曰:一作石桥馆.  ⑵支离:即分散。

《全唐诗》校:一作羁离.  ⑶愁颜与衰鬓:《全唐诗》校:一作衰颜与愁鬓.  ⑷又:《全唐诗》校:一作去.  译文:  在这寂寞的旅店中有谁来看望慰问,只有一盏冷清的孤灯与人相伴相亲。   今夜是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夜晚,我还在万里之外作客飘零未能回转家门。   回首前尘竟是一事无成,令人感到悲凉伤心;孤独的我只有苦笑与酸辛。   愁苦使我容颜变老,白发爬满双鬓,在一片叹息声中又迎来了一个新春。

  创作背景:  此诗当作于诗人晚年任抚州(今属江西)刺史时期。 这时他正寄寓石头驿(在今江西新建县赣江西岸),可能要取道长江东归故乡金坛(今属江苏)。   《除夜宿石头驿》是一首五律。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这两句是说,诗人飘泊在外,客中寂寞,又值除夕之夜,独自滞留在他乡逆旅,于是引发出无穷的感慨和凄凉今夜除夜,一年将尽,此时家人团聚,欢度新年,唯独我孤寂一人,仍在万里之外滞留,心情十分难堪。

两句诗把悠远的时间性和广漠的空间感,对照并列在一起,具一种百感苍茫的情思,显示出诗人高超的艺术概括力,具深沉的形象感染力。

  赏析: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二七三。 下面是中国现代作家、文学翻译家、学者施蛰存先生对此诗的赏析。

  诗人作诗,如果是思想感情的自然发泄,总是先有诗,然后有题目,题目是全诗内容的概括。 这首诗的题目是除夜宿石头驿,可知诗的内容主要是除夜和夜宿.夜宿的地点是石头驿,可知是在旅途中夜宿。   第一联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就写明了一个孤独的旅客夜宿在旅馆中。

接着用第二联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补充说明这个夜是除夜,这个人是离家很远的人。   第三联就转到这个人,独宿在旅馆中,又是在大年夜,他的思想感情怎样呢?寥落悲前事是说过去的一切事情,也就是种种生话遭遇,都是非常寂寞,非常失意,只会引起悲感。 支离笑此身是说现在这个漂泊天涯的躯体,又如此之支离可笑。

上句回想过去,没有得意事可供现在愉快地回忆;下句是自怜,现在已没有壮健的躯体能忍受流浪的生活。   第四句紧紧地承接上句。

愁颜与衰鬓就是此身的支离形状。

这样一个既忧愁,又衰老的旅客,独宿在旅馆里,明日又将逢到春天,真不知今后的命运如何。 明日又逢春这一句,有两个意义:第一,它的作用是点明题目,结束全诗。

今晚是除夕,明天是新年初一,春季的第一天。 写的是明日,意义却在今夕。 第二,作者用了一个又字,有点出人意外。

仔细玩味其意义,可以体会到作者的思想基础是对于逢春并没有多大乐观的希望。 年年逢春,年年仍然在漂泊中,而到了明天,又是一年的春天了。

这一句底下,作者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出来,让读者去体会。 这就是所谓馀味.  宋代诗人姜夔在他的《白石道人诗说》中曾谈到诗语以有含蓄为贵,他说:  诗贵含蓄,东坡云:言有尽而意无穷者,天下之至言也。

山谷尤谨于此,清庙之瑟,一唱三叹,远矣哉。 后之学诗者,可不务乎?若句中无馀字,篇中无长语,非善之善者也,句中有馀味,篇中有馀意,善之善者也。

  可知最好的诗,必须做到句有馀味,编有馀意,总起来说,就是不可把话说尽,要留有让读者思考的馀地。 作诗者固然要达到这样一种艺术高度,读诗者也需要具备一种探索馀味、馀意的高度欣赏力。

  这首诗,一向被认为是唐人五律中的著名作品。 其所以著名,完全是由于颔联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历代以来,到年三十还住宿在旅馆里的人,总会感伤地朗诵这两句,以为诗人已代他形象地说出了寥落支离的情绪。

因此,这两句诗成为唐诗中的。

但是,这两句诗并不是戴叔伦的创作成果,而是他偷得来的。

早在二百年前,梁武帝萧衍有一首《冬歌》:  一年漏将尽,万里人未归。

  君志固有在,妾躯乃无依。

  《送丘为下第归江东》诗曰:五湖三亩宅,万里一归人。 这就是戴叔伦的赃证。 梁武帝写的是一个妇女在除夕怀念她出门在外的丈夫。 戴叔伦改了一个字,换了两句的结构,强调了夜和人,放在他这首诗中,就成为警句。   名家点评:  明人唐汝询评云:幼公去石头不远,而曰万里未归,诗人多诬,不虚哉。

(《唐诗解》)  清人沈德潜评曰:应是万里归来,宿于石头驿,未及到家也。

不然,石城与金坛相距几何,而云万里乎?(《唐诗别裁》)  吴汝伦:此诗真所谓情景交融者,其意态兀傲处不减杜公。

首尾浩然,一气舒卷,亦大家魄力。

(《唐宋诗要》)  吴山民批此诗:翻古却健。 (《唐诗正声评醳》)  吴昌祺批此诗:句警则不免于诞,犹胜舍弟江南没二句也。

(《删订唐诗解》)  徐竹心评此诗:全诗写情切挚,寄慨深远,一意连绵,凄恻动人,自非一般无病呻吟者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