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

残奥冠军薛娟的轮乒梦

时间:2019-06-09 13:35   编辑:本站

残奥冠军薛娟的轮乒梦

北京市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北京市残疾人乒乓球队的训练从上午8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6点,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女孩子们都在训练室度过。

薛娟,1989年出生在江苏徐州。

里约残奥会TT3级乒乓球女子单打和女子团体的双料冠军。

她刚满11个月时,因服用“假糖丸”而导致小儿麻痹症,焦急的父母带着她四处求医,通过针灸等各种疗法,才保住了性命,但不幸落下终身残疾。 由于她脊椎弯曲,而且弯得特别厉害,直接压迫心脏,医生建议做手术,否则寿命可能不会太长。

于是2000年,薛娟接受了这个脊椎矫正手术,体内植入钢板,腰上缝合54针。

所以直到现在,她不能弯腰,只有胸部以上有功能。

2006年底,经朋友推荐,北京残疾人乒乓球队教练王笳去薛娟的家里看她,小薛娟特别高兴。

“以前去过江苏残联,看过残疾人打乒乓球,当时我就很想试试,但又不具备条件。

”王笳走后,在等待通知的日子里,薛娟忍不住拿起电话拨给王笳:“教练您看我行吗?”2007年2月17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不仅因为它是辞旧迎新的除夕,还是薛娟踏进北京的第一天,到明年春节,已经是整整十年。 轮椅运动员需要一只手控制球,一只手控制轮椅,把轮椅当成自己的腿。

开始时,为了掌握这门技巧,薛娟费了好大力气,可是轮椅还总“跑偏”,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力才好。 她摊开自己手掌,手心里布满茧子,还有一块一块的青紫,根本不像是女孩子的手。

“练得最凶的时候,夜里做梦都是乒乓球,一个动作抡出来,自己突然吓一跳,就醒了,因为白天动作做多了,老想着。

”薛娟知道,既然起步比人家晚,就要在“量”上给自己找回来,所以她总是加倍付出。 别人睡觉的时候,她在练球,别人放假休息的时候,她也在练球。 训练中,不断运用各种技术改变球的方向和速度,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是她不仅在轮椅上完成了这一切,还面带微笑。

2011年,薛娟所在的北京残疾人乒乓球队解散了。 这对薛娟是个打击,不能打球了,干点什么去呢?她先是找了一家金融公司入职,但是没多久就不适应那里离开了,之后薛娟还摆过地摊,卖过小物件。

后来有企业就把薛娟和她的另外几名队友接了过来,不仅提供了可以训练的乒乓球馆,一日三餐也有人照顾。

直到北京市残疾人乒乓球队重新成立,薛娟回到了这个位于大兴区的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 在这里,每周除了周日休息一天,其他时间都在训练。 一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有长假回家。

早上7点,薛娟准时起床洗漱准备训练。

和其他女孩子一样,薛娟也是个爱美的女孩。 在不训练的时候也会化一个美美的妆和小伙伴们外出逛街。 来到训练馆,先热身。 薛娟自己准备了拉伸用的器材。

上午的时间里,薛娟先要和教练一起训练。 教练白刚是薛娟重回北京市残疾人乒乓球队后的教练,原来也是乒乓球运动员。 这一盆乒乓球装满了,大约是130多个,半小时薛娟就要打完6盆,每天训练6个小时。 每天打近10000颗球,挥拍数万次。 正是这样的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练习换来了她一次次的进步,一次次的荣誉。

训练中心的餐厅离训练馆不远,薛娟笑说自己也是个吃货,喜欢美食。

下午的训练主要是和队友一起训练,教练白刚在一旁做指导。

晚饭后,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薛娟用来自己练习发球。 训练结束,薛娟把球收起来。 虽然胸部以下行动不便,但是所有的事情她都尽力自己去做。

薛娟和两个队友住宿舍,在属于薛娟的空间里,到处都是粉色的,粉色的床单、被罩、枕头。

床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小熊,有公仔、抱枕,当然,更少不了各种比赛的奖牌,分量最重也是最耀眼的当属里约奥运会金牌。

“其实,决赛赢了,对手过来找我握手,那一刻,还没意识到自己就是冠军了,就是感觉赢了一场比赛,赢了一个对手,直到金牌发到手里,看着国旗在赛场升起,突然抑制不住的激动,我是冠军了,我的梦想实现了。

”平时,教练还督促她多读书,多学习,要有一流的球技,更要有一流的文化和一流的人品。 “小时候曾想,无论我多么努力,都很难逃脱这种没有希望的生活。 对人生真的失望过,尤其是感觉自己跟正常人有区别的时候,别人能做的事情我不能做的时候,但现在自卑感已经少了好多。 我希望人们跟我们在一起时,不要把我们当成残疾人,就跟我们像正常人那样相处。 有些东西我们可能做不到,有些东西我们可能没有你们做得好,可能慢一点,差一点,但不要让我感觉自己那么特殊。 ”“朋友们都很羡慕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识的东西那么多,我自己很荣幸,很骄傲。 ”乒乓球让她快乐,也让她改变。 “以前跟人家聊天觉得特害怕,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说,来北京之后视野更宽了,性格也更活泼了。

有一年冬天,我们队友一起去颐和园,大家都滑着轮椅,穿着棉裤,外人看不出我们是残疾人。 于是就有不少路人问,你们是装的吧?看上去好好的啊。

我就回答说,我们走累了,坐着歇会儿!”残疾运动员最好的年纪是20岁-30岁之间,薛娟说:“我现在的目标是东京奥运会。 我不想退役,因为热爱乒乓球,我想把它当作一生的职业。

年纪大了的话希望可以做一些与乒乓球相关的工作。 还想做一些公益活动,帮助更多的爱好乒乓球的残疾人们。

”“难过委屈的时候我也会哭,但哭的时候不会让人看见。 本来自己身体条件就不好,在人家面前哭了,人家会觉得你好可怜,我不想要那种感觉。

”薛娟的笑容很甜美,很纯粹。

问她为什么经受那么多苦难后仍有如此美丽的笑容,她说,笑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嘴角向上扬一扬。